var a='www.'; var b='asiaf'; var c='inance'; var d='.cn';

亞洲財經

搜索
亞洲財經網> 亞財情報 > 情報中心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5個月前發布來源:國際金融報作者:姜玥

評論(0)瀏覽(1008)

據國際金融報,除了被抓捕歸案的金赟,永柏資本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疑似還有一位實控人,在這場資本迷局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除了被抓捕歸案的金赟,《國際金融報》記者獨家獲悉,永柏資本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永柏資本”)疑似還有一位實控人,在這場資本迷局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令人唏噓的是,記者通過多個渠道證實,這位疑似實控人——名叫潘峻的神秘男子,在今年4月因涉嫌亞洲藝術品交易中心郵票詐騙案被通緝,目前處于刑拘在逃狀態,涉案金額達千萬元。

  “永柏系”落網

  6月10日下午三點半,金赟被捕后的第19天,上海新天地安仕達酒店大堂正中央供客人休憩和接待外賓的酒廊幾乎座無虛席。這家坐擁黃金地段的五星級酒店,車來人往的盛況并未因為一位資本大佬的消失而受到影響。

  這里曾是金赟的重要據點,作為酒店的常客,他習慣于在大堂酒廊接待訪客,找他的人一撥接著一撥,這其中有匯報工作的合伙人,也有慕名而來的生意伙伴……酒店門口總是停著他那輛價值1200萬元的勞斯萊斯。因極度重視“形象管理”,衣著講究加上每年定期去韓國做臉部保養,41歲的金赟看起來年輕又有派頭。

  從酒店出門右轉步行約400米,即可到達企業天地大廈3號樓。發展勢頭最旺的幾年里,永柏資本租下了這幢超甲級寫字樓的整個25層作為辦公場所,并斥資3000萬元翻修一新。今年年初,永柏資本將辦公室遷至中環外的五牛控股大廈后,這里便一直處于閑置招租狀態。記者從某中介處了解到,這層總面積在2500平方米的辦公室年租金約為1300萬元。

  辦公室搬遷的背后,是永柏資本內部愈演愈烈的兌付危機。4月30日,《國際金融報》的一篇獨家報道,揭開了永柏資本66億兌付危機的冰山一角。隨著事件持續發酵和監管部門介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永柏資本及旗下募資平臺紅歆財富日前被立案偵查。

  根據上海市公安局黃埔分局和長寧分局6月6日發布的警情通報,永柏資本實控人金某已被抓捕歸案,紅歆財富高管錢某某被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多位接近永柏資本的知情人士向記者證實,金某即金赟,錢某某即錢旭東。據悉,金赟是5月13日準備出境時,在上海虹橋機場被捕。

  事實上,作為這家投資組合超過數百億元金融機構的實控人,金赟從未走向臺前。在公司爆雷之前,他一直神秘而又低調地坐鎮企業天地大廈25樓,對永柏資本和紅歆財富享有絕對的支配權。

  2018年8月開始,永柏資本旗下產品陸續不能贖回,截至今年1月底,累計未兌付金額接近66億元。其中包括:地產私募股權基金31億元、票據約12億元、美元債權2.7億元、其他股權類產品約20億元,涉及的投資者超過3000人。

  事發后,金赟便“神隱”幕后,紅歆財富實際管理人、永柏資本合伙人錢旭東成為其主要對外“發言人”,在這場欲蓋彌彰的兌付危機中負隅頑抗。

  “假二代”金赟

  永柏資本成立于2014年,因早期明星合伙人云集,在PE圈小有名氣。

  一位離職的永柏資本合伙人吳煜煒(化名)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直到今年2月中旬,他才知道永柏資本出了問題,“那個月我們團隊沒有拿到工資,金赟說紅歆財富出了點問題,錢要先拿去墊付那邊的投資者。”

  作為業內知名的PE投資人,吳煜煒當初之所以選擇加入永柏資本,一是因為看到金赟麾下明星合伙人眾多,皆是業內叫得上名號的人物;二是財大氣粗的金赟開出了令人心動的條件,即永柏資本的合伙人只需要負責PE投資“募、投、管、退”的后三個環節。

  對于募資來源,金赟聲稱,永柏資本管理的都是自有資金。但實際上,永柏資本的錢主要來自旗下的募資平臺——紅歆財富。自2014年成立以來,紅歆財富先后在上海、杭州、寧波、青島、北京、南京、西安、廣州等10余個城市以品牌名“紅銀財富”建立營業網點,充當永柏資本的產品推廣和募集平臺。

  “合伙人只是把金赟當成一個有錢的老板,我們受其雇傭,盡管對外投資時他有一票否決權,但起碼讓我們節省了大量的募資時間和精力。”吳煜煒表示,不清楚永柏資本其他產品的投資情況,但至少明星合伙人做的,都是正兒八經的項目。

  David Loh、Winston H.Lee、Tay Choon Chong、Cheong Yew Kwong、嚴謹、黃巖、梁寶桐、馬駿、蔡國龍、孫安妮等明星合伙人的加入,不僅帶來了優質的股權項目和資本市場資源,也為永柏資本在資本市場打響了名聲。2015年-2017年,永柏資本經歷了不少“高光”時刻,先后參與了摩拜單車、優客工場、平安好醫生、大眾點評、360、藥明康德、盛大游戲等45家知名企業的股權投資。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聰明、謹慎”是吳煜煒對前老板金赟的評價,“我們連對外簽署保密協議,都需要走OA的用章流程進行審批,項目打款總是跟擠牙膏似的,要一催再催。”

  在合伙人面前,金赟一直標榜自己是“富二代”“官二代”加“紅二代”,對于政界、商界和金融界的人脈關系如數家珍。吳煜煒也曾跟部分當事人做過求證,對方的確知道金赟這號人物。所以,在今年2月份之前,吳煜煒從未想過金赟會是一個騙子,“永柏資本的合伙人大多家世背景不俗,很難想象他是怎么騙過所有人的”。

  謊言說多了就像紙包不住火一樣,總有被拆穿的一天。據一位接近金赟的知情人士透露,金赟出生于上海的一個普通家庭,沒有結過婚,但有3個孩子。目前3個孩子跟著金赟父親生活在上海的一個小弄堂里,其中2個孩子因交不起學費被退學。此外,因金赟在今年春節期間借了幾百萬元高利貸,不斷有人去他父親家里上門催討。

  再現神秘實控人

  盡管從未以實控人身份公開露面,但在永柏資本和紅歆財富內部,金赟的存在是眾所周知的秘密。相較之下,永柏資本的另一位疑似實控人“潘峻”則鮮為人知。

  令人唏噓的是,《國際金融報》記者通過多個渠道證實,潘峻在今年4月因涉嫌亞洲藝術品交易中心郵票詐騙案被通緝,目前處于刑拘在逃狀態,涉案金額達千萬元。

  潘峻本人極為神秘,網上查不到任何關于他的公開報道。據知情人士透露,潘峻和金赟認識的時間,正是永柏資本成立的2014年。明面上來看,他與永柏資本的唯一交集,是在2015年5月共同出資成立了上海永柏聯投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永柏聯投”)。

  天眼查顯示,由潘峻實際控制的上海聯投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聯投基金”),曾持有永柏聯投30%的股權。直到今年1月份,聯投基金退出永柏聯投股東行列,將所持股份悉數轉讓給大連億佰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潘峻在永柏聯投有自己的團隊,在下屬面前,毫不避諱“永柏資本實控人之一”的身份,且直呼金赟為“老金”。他口中的老金,是“東亞銀行的大公子,家族管理著上千億資產,永柏聯投根本不需要募資,老金那邊自有資金要多少有多少”。

  關于這一虛假身份,究竟是金赟欺騙了潘峻,還是潘峻自行包裝了金赟,尚無從考究。金赟唯一能跟“東亞”二字扯上關系的,只有一家由他作為實控人的鄭州東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天眼查顯示,這家成立于2009年的公司,涉及法律訴訟多達79起,大多為民間借貸糾紛。此外,因未履行100萬元的欠款連帶清償責任,該公司在2019年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一位接近潘峻的知情人士張奕(化名)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潘峻和金赟過從甚密。向來跟合伙人只談工作的金赟,卻時常跟潘峻分享生活動態。

  有一回,潘峻一邊展示金赟發來的微信視頻,一邊調侃“老金又在胡鬧了”。

  不同于潘峻喜歡在人前提起金赟,金赟從未跟永柏資本的合伙人提起過潘峻。2018年年初,吳煜煒在永柏資本的年會上見過潘峻一面,印象是“其貌不揚、穿著簡陋”,他當時以為潘峻只是某個普通的合伙人。

  出生于1981年的潘峻是上海人,酷愛股票交易,2003年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后,開了一家“上海裕投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現已吊銷)”,投資二級市場且表現不俗。通過多年的資本積累,潘峻開始涉足股票坐莊,他聲稱在2014年至2015年,通過坐莊某只“博”字開頭的股票,賺了十幾個億。

  在人前,金赟衣冠楚楚,潘峻則是不修邊幅。“有一回潘峻去外地出差,坐的經濟艙,穿著一件平價T恤,拎著一個幾十塊錢的包,踩著一雙開了口的皮鞋。”張奕說,潘峻對生活品質沒有太多追求,除了股票交易外,最大的業余愛好就是半夜下班后去捏個腳。

  潘峻的兩件“大事”

  將樸素貫徹到底的潘峻,卻對永柏資本的發展野心勃勃。他曾對手下的員工說,“短期目標是5年之內讓永柏系在中國資本市場有一席之地,長期目標是做中國的伯克希爾哈撒韋”。不過,他似乎對打造一家偉大的投資公司的方式存在誤解。

  張奕告訴記者,這些年潘峻在永柏資本主要干了兩件“大事”。

  一是通過北京的黑中介,購買了大量具有央企、國企背景的殼公司。紅歆財富利用這些殼公司背書,發行了大量沒有兌付能力的票據產品,募資金額超過9億元。

  根據投資者提供的視頻資料,在紅歆財富發行的票據產品中,僅中商啟航(山東)實業有限公司(下稱“中商啟航”),就分別給上海商吉貿易有限公司(下稱“商吉貿易”)和上海冠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稱“冠油化工”)開具了商業存兌匯票6億元和3億元。

  從股權結構來看,中商啟航、商吉貿易、冠油化工都是具有國企背景的公司。但實際上,這3家公司都是潘峻幾十萬元一家買來的殼公司,沒有實質經營業務。據悉,北京有很多律所和會計師事務所,在做這樣的灰色產業鏈。

  天眼查顯示,開票方中商啟航穿透4層之后,顯示實控人為三九企業集團(深圳南方制藥廠);收票方商吉貿易和冠油化工穿透4層之后,顯示實控人為中國佳農工貿公司,中國佳農工貿公司是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的全資子公司。

  潘峻干的第二件“大事”,是收購了歐泉科技、金朋健康、寶鑫瑞、關愛通、建宏股份、致生聯發、嘉成股份、英飛網絡等十幾家新三板公司。天眼查顯示,其中不少公司都曾出現在紅歆財富的投資公告研報里。

  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官網顯示,2018年4月12日,上海永柏聯投投資管理公司-永柏聯投新三板成長優選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咸陽碁揚貿易有限責任公司、咸陽富開合瀛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譽舫醫療器械有限公司4家機構,因聯手操縱歐泉科技、英飛網絡、金朋健康等股票價格,被罰停止交易3個月。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受到監管處罰之后,卻仍有神秘資金在爆炒上述3只股票。Wind數據顯示,2018年9月5日-2019年5月16日,歐泉科技股價從1.1元暴漲至49.6元;2019年4月29日-2019年6月11日,英飛網絡股價從2元暴漲至14元;2019年4月26日-2019年6月11日,金朋健康股價從0.71元暴漲至14元。在新三板流動性不足的情況下,這樣的操作有“高位套現”的嫌疑。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歐泉科技股價走勢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英飛網絡股價走勢

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疑似實控人浮出水面

  ▲金朋健康股價走勢

  結語

  永柏資本兌付危機發酵至今,不論是金赟被捕,還是潘峻在逃,投資者最關心的,是66億元未兌付資金的去向。吳煜煒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永柏資本旗下明星合伙人在投項目金額合計約12億元。其余資金流向,仍需等待監管部門深入調查。

  (原標題:《獨家丨誰的永柏資本?神秘實控人被捕,另一實控人浮出水面……》)


  相關閱讀:永柏資本爆雷:未兌付金額近66億 實控人、高管失聯


0
好文
0
太水

推廣達人 工資福利

  • 簽到任務Ⅰ

    簽到任務Ⅰ

    3.17元人民幣獎勵

    承包任務金:100 元

  • 撰寫文章Ⅰ

    撰寫文章Ⅰ

    11.67元人民幣獎勵

    承包任務金:1000 元

  • 推廣會員Ⅲ

    推廣會員Ⅲ

    119.8元人民幣獎勵

    承包任務金:3000 元

亞洲財經

精彩評論

用戶頭像
表情 評論還可以輸入320

查看更多>>

內容推薦

回到亞財情報

情報速遞

熱評機構

金三角數字產業基地

專家視點

亞財推薦

閱讀排行

  • 周榜
  • 月榜

什么值得買

亞財互金E周刊 互聯網金融領域最具影響力刊物

--> 青海11选5前三直遗漏